民国文,爱情不分先后,旧日情缘难了,怎奈命运的捉弄

Posted May 5,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民国文,爱情不分先后,旧日情缘难了,怎奈命运的捉弄

金粉记

内容摘要:民国六年。盛夏。江南有雨。苏和镇上,莲花开至荼蘼。茂盛的洋槐,花期已过,热闹的却是满树荚果。偶尔有一些,被风吹雨打去,掉进泥泞的湿土里。不知道,来年会不会生出小洋槐来?映阙这样想。映阙姓蓝,是女子,还是温柔又倔强的女子。她自幼在苏和镇长大,未曾出外见过世面。早前隔壁住了一位教书的好好先生,不计报酬的教她读书写字。她把先生家里的藏书顺次都借读了一遍,觉得自己似乎懂了很多,又似乎只是一点点。可是没多久先生到南京去了,她若还想看书,便只剩下家里那些所谓的祖传的秘籍了。蓝家不贫,亦不富,仅仅是衣能蔽体,食能果腹而已。蓝家祖上在苏和镇曾显赫一时,占了数百亩的良田,和一大片柿子林。后来家道中落,偿还乡邻,被四分五裂了去。到映阙的父亲蓝瞬华出生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提及蓝家从前的风光了。蓝瞬华此人,落魄,消极,处事低调,性格孤僻。苏和镇上有一间酿酒场,蓝瞬华二十一岁的时候,在那里做学徒,一年一年的捱过来,到四十一岁的时候,足足做了二十年,却也只是手艺娴熟了些,资历更深了些,无一官半职,无高薪厚禄。蓝瞬华二十三岁那年,与苏和镇上一名外来的女子成了亲。那女子姓魏,名淑媛,祖籍湘西,因家乡遭遇了一场瘟疫,孤身流落到此。成亲之后,魏淑媛替丈夫生了两个女儿。蓝映阙,蓝立瑶。映阙是姐姐,立瑶是妹妹。年纪相差岁余。那时候,南京已有了很多官办或民办的女塾,提倡女子入学,渐成风尚。

来不及,说我爱你

内容摘要:昔日列车上,为躲避一场严密的搜查,尹静琬地舍命相助慕容沣。原本两条平行线就这样交织在一起。以为无缘再见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重逢。此时的慕容沣是列土封疆的军阀,只是救夫心切的痴情女子。她动情却又不能,因为已是待嫁女子。而爱情不分先后,就在静琬新婚前夕,慕容沣宁愿抛下半壁江山带她离去,不畏世俗人言。静琬逃婚弃家,也只因爱他。烽火乱世,枭雄佳人,她随他转战杀场,无惧生死。是乱世缔结了姻缘,也是乱世成就了毁灭。他可为她弃江山不顾,亦可为江山逼她流落他乡。一纸未婚声明,从此斩断情丝。多年后再遇,慕容沣已为人夫,静琬已为人妇。旧日情缘难了,以为能再续前缘,怎奈命运的捉弄,最终他永久地痛失挚爱……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内容摘要:颜如玉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他们站在樱桃街十二号的客厅门口,听差搬着她的箱子问:“姨太太的箱子送到哪里?”俞芳芸稚嫩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对听差说:“停一停,你们叫她什么?”颜如玉挑了挑眉,冷笑道:“俞太太。”几个听差站在一边挤眉弄眼,都不作声。俞芳芸微笑上楼,把楼上楼下都看过,挑中了三楼东边的套房做卧房,下来看着听差搬她的箱子。颜如玉直挺挺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来来去去都是俞家的听差,没有人答理她,她紧紧握着谨诚的手,抿着嘴不说话。谨诚在沙发上扭来扭去,不停的问:“爹爹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回来?”这个七岁的小男孩从生下来起就是颜如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利器。新的俞太太进门,他的处境不会比她好多少吧。俞芳芸突然有些同情弟弟,就对谨诚笑了一笑,问他:“你饿不饿?”“看看你那个野样子,”颜如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就是学一辈子,也学不来大家闺秀。”从前,俞忆白因为孔月宜太洋派,怕将来女儿回国不懂规矩找不到婆家,登报替女儿找家教学规矩。彼时来应聘的颜如玉才十七八岁,站在客厅里楚楚动人,一副落难的大家闺秀模样。她穿着旧式的旗装,鹅蛋脸,杏核眼,一双弯弯的柳叶眉,又肤白若雪,活脱脱就是从国画卷轴里走出来的仕女,俞大人第一眼看见她就去了三魂七魄。不久,孔月宜在自家工厂试制新型蒸气机时被炸成重伤,颜如玉抓住了亲近俞大人的机会。九个月后,俞大人在同一天、同一家医院送走了妻子,接回了儿子。颜如玉和芳芸在俞忆白前谈笑自如,客客气气,私底下是一句话都不多讲的。在美国时家里的听差都是颜如玉的人,芳芸没少吃暗亏。俞忆白要回国,孔家怕外甥女吃亏,一定要先把芳芸的嫁妆提出来。芳芸到底只是十五岁的女孩子,被她两句话打掉了同情心,晓得她今时不比往日,冷笑反击道:“学的再像也不管用,到底不是真的。”她扶着楼梯走到二楼,站在楼梯口喊:“我饿了,开饭。”几个听差一齐答应着,就有人小跑着去厨房。颜如玉刚才叫过一次开饭没有人答应她,芳芸却一叫就灵,她马上就想明白了原因。俞忆白把儿子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爱,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老爷会另娶,颜如玉的心狂跳起来,拦住一个窃笑的听差问他:“老爷哪里去了?”“老爷去了大宅,””听差老老实实回答:“商量办喜酒的事,老太太吩咐了,说这几天事忙,等成了亲再……再见姨奶奶。”“要办喜事?谁的喜事?”这些人都喊她姨奶奶,她明明已经做了六年的俞太太!颜如玉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强撑着问:“是我们老爷要娶亲?”“老太太说三老爷做了大官,姨太太上不得台面,一定要有正经太太当家,所以替他定了一门亲事,就在这几天成亲。”听差低眉顺眼的回答。姨太太!正经太太?颜如玉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谨诚被妈妈的样子吓坏了,抱着她大哭起来。听差的吓了一跳,怕担责任,连忙去前面大宅请三老爷回来。俞忆白甫进客厅,颜如玉不晓得哪里来了力气,扑上去掐他的胳膊问:“你要娶亲?”“如玉,你从前不是说过你只要跟我在一起,根本不计较名份?”俞忆白避重就轻,抽出胳膊,为难的说:“这门亲事是老太太定的,我也没有办法。你不要哭……莫要吓坏了儿子。”“俞忆白,”颜如玉哭出声来,大骂道:“你骗我,你说要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一转眼你发达了就要娶亲,你没有良心。”经过客厅里的几个听差和老妈子都停住了脚步。谨诚大哭起来。

帝后古言文,皇权更替,如浪淘沙,身处其中,又怎能独善其身

经典民国文,风烟乱世,美人如花,动荡岁月里的爱恨情仇

先婚后爱文,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没爱情的婚姻就是自寻死路

高干甜宠文,她从来不是圈养在笼中的金丝雀,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民国小说,伤心欲绝后不慎穿越到民国,看她如何玩转市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