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林家成、匪我思存、莫言殇笔下巅峰神作,你更喜欢哪一本?

Posted June 10,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吱吱、林家成、匪我思存、莫言殇笔下巅峰神作,你更喜欢哪一本?

金陵春

这是古言大神吱吱笔下的巅峰神作之一,希望大家看完小编的推荐后,评价一下你更喜欢哪一本呢?据说,吴宝璋和她一样,都是半岁的时候逝了母亲。不同的是她父亲在她七岁的时候才续弦,吴宝璋的父亲吴岫却在吴宝璋生母去世不到百日就续娶了自己同僚的妹妹关氏。而关氏看着贤良淑德,实则面甜心苦,尖酸刻薄,心胸窄狭,小气吝啬,因不满吴宝璋的生母尹氏占了发妻的位置,更不愿意抚养吴宝璋和其胞兄吴泰成,处处刁难他们兄妹,吴岫没有办法,只好一直让他们兄妹跟着远在四川绵阳老家的祖母生活。

直到吴宝璋的祖母去世,他们兄妹无人可依,关氏膝下又只有两个女儿,回乡守制的关氏既怕被乡邻议论,背上“不贤”的名声,又怕吴泰成继承家业,不善待她和两个女儿,没有了办法,这才只好带着吴宝璋兄妹来了金陵。可就算是这样,吴宝璋的继母待吴泰成也是捧杀,以至于吴泰成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吴宝璋边说边流泪,道:我毕竟是个养在深闺的女儿家,平日里遇到哥哥一面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劝他好生读书,仕途有望的,为自己,也为我挣个前程……

媚公卿

这是古言大神林家成笔下的巅峰神作之一,希望大家看完小编的推荐后,评价一下你更喜欢哪一本呢?当最后一缕金光沉入天际时,几家的饭菜都已弄好。这一次,王家和瘐家摆开的酒肉,直是形成了二条长龙。陈容一边吃着饭菜,一边注意到,王家和瘐家都送了饭菜过来,可孙小郎冷脸拒绝后,只收下了她的。陈容见状,笑了笑,摇了摇头。两队合一后,众氏族子弟都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直到月上中天,笑闹声还不绝于耳。踩着月光,陈容向前方走云。这次扎营的所在,是一条小河前的山坡上。

地势开阔。月光下,静静流淌的河水散发着莹莹的光芒。走着走着,陈容听到了一阵琴声。那琴声十分的悠然空灵,只是一听,陈容便知道,那是王弘所奏。不知不觉中,陈容顺着琴声走去。才走了十几步,她的脚步便是一刹。在那一泻千里的月光中,扶琴而奏的,可不正是王弘。只是,他的身前身后,都是华服美丽的少女们。望着那些少女,陈容摇了摇头,缓步退后。刚刚退到河边,一个发育期的,粗嘎刺耳的少年声音响起,“你叫陈容?”陈容点了点头。

东宫

这是古言大神匪我思存笔下的巅峰神作之一,希望大家看完小编的推荐后,评价一下你更喜欢哪一本呢?她看到阿渡身后的裴照,忍不住瞟了他一眼,米罗乃是一双碧眼,外人初次见着她总是很骇异。但裴照却仿佛并不震动,后来我一想,裴家是所谓上京的世族,见惯了大场面。上京繁华,亦有胡姬当街卖酒,裴照定然是见怪不怪了。这酒肆除了酒好,牛肉亦做得好。米罗命人切了两斤牛肉来给我们下酒,刚刚坐定,天忽然下起雨来。秋雨极是缠绵,打在屋顶的竹瓦上铮铮有声。

邻桌的客人乃是几个波斯商人,此时却掏出一枚铁笛来,呜呜咽咽地吹奏起来,曲调极是古怪有趣。和着那丁冬丁冬的檐头雨声,倒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米罗听着这笛声,干脆放下酒坛,跳上桌子,赤足舞起来。她身段本就妖娆柔软,和着那乐曲便浑若无骨,极是妩媚。手中金铃足上金铃沙沙如急雨,和着铁笛乐声,如金蛇狂舞。那些波斯商人皆拍手叫起好来,米罗轻轻一跃,却落到了我们桌前,围着我们三个人,婆娑起舞。

夜妖娆

这是古言大神莫言殇笔下的巅峰神作之一,希望大家看完小编的推荐后,评价一下你更喜欢哪一本呢?如陌不语,依言转身。深可见骨的鞭痕,狰狞在她娇嫩的背部,血肉模糊。齐澈怔住,惊讶无比地看她平静的回眸,若不是等在外面的长风告诉他,重伤其实是在背上,他此时还在心底鄙视这个女子。原来她说的是对的,他确实是只用眼而没用心,她虽面色平静唇含浅笑,但脸色异常苍白,只是,他被自己心中的恼怒给蒙蔽了。没想到,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身负重伤还能镇定浅笑,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面对他的嘲弄讽刺,以及傲慢无礼,她也只是淡然以对,毫不介意。

齐先生!水月见他愣在原地,半响不动,不由叫了一声。齐澈连忙请她坐下,指着面前的桌子,请王妃抬手。她伤得不轻,看起来不仅仅是处理伤口就可以的。如陌没有立即抬手,她的脉象异于常人,可不是谁都能看的,不过一般人,即便看了,也看不出什么。水月,你先下去。水月退下,门窗皆合,她这才缓缓抬手,目光紧紧看住齐澈的眼睛。齐澈在她对面坐了,抬手,搭上她的脉,那一刻,他的面色还是波澜不惊的平静,然而下一刻,他震惊抬头,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向她清冷淡漠的眼,表情凝住。静时若无,跳时如鼓,快慢不一,异于常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