赍志而没和无疾而终——《飞驰人生》

Posted April 21,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去看《飞驰人生》,答案只一句话:同学拉我去的…

一句话:这是韩寒的电影。 如果要问我看完《飞驰人生》的感想,答案还是一句话:后面坐的大叔好能bb…

影片开始于一段近似吹牛逼的自白。主人公回忆曾经身为车手的辉煌,峥嵘岁月稠。以及禁赛后五年来的落魄,失足千古恨。

应该说在这段独白里沈腾很展现了他作为喜剧演员的功力。由于他声线里天然的喜剧效果,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这是在搞忽悠…

五年禁赛期已满,主人公准备重归赛道。从申请听证会,到重考驾照,到改装赛车,再到拉拢赞助,再到赶赴赛场。这一系列的准备活动构成了电影的前半部分。

同时不得不说,这也是电影比较有硬伤的部分。

为什么有硬伤?网上各方影评说法很多,节奏混乱,线索无序,内容冗杂,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总结下来就是三个字:不好笑。

喜剧电影不能引人发笑,这当然是硬伤。

但实事求是来看,不好笑并不是笑点本身的问题,而是笑点之间配合有问题。要我来说,就是沈式幽默和韩式幽默的格格不入。

沈腾和韩寒在幽默方面的水平毋庸置疑,但不代表两人的配合一定能天衣无缝。就好比两位大厨,一个擅长川菜,一个擅长粤菜,现在把两人找来说,你们合作给我卷个寿司。

这就玩不转了。

沈腾是典型的传统幽默,韩寒是典型的黑色幽默;沈腾的幽默来自滑稽突悌,韩寒的幽默来自对比讽刺;沈腾的喜剧效果是一路烘托直到高潮引爆,韩寒的包袱风格是埋好地雷待走过之后炸个猝不及防。

两种风格穿插交替,难怪观众要觉得影片凌乱,也难怪凌乱之余无暇感受幽默,以至于有了不好笑的评论。

但从进入拉力赛开始,影片的风格陡然一转,从喜剧电影变成了公路电影,并且是相当精彩的公路电影。最后巴音布鲁克一段,极其硬核的飙车镜头畅快淋漓,张弛有度。得益于导演韩寒边拍边剪的习惯,给后期制作留下了宽裕的时间,也使得这段以速度为轴的戏所应有的张力得到了充足的体现。

最后,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彩蛋,影片戛然而止——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乍看来结局确实突兀,几似腰斩。但细一想则会发现,不是它要结束,而是它非结束不可。

以上的部分算是在技术层面粗浅分析了电影的功过利弊。但是韩寒的东西,大多是不能从技术层面衡量的。在他小说的后记里,最常出现的句子就是“暂时只有这些是我想表达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继续写下去。”

他写得很潇洒。如果我们考究太认真,那就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了。韩寒的小说也好,电影也罢,文字和画面不过是他手中的针管,他真正要表达的某种意味,早被直接注射进血管当中。

一千个观众只能有一个孙悟空,但是可以开两朵花。

一千个观众却可以感受一千个主题,因为六老师只演悟空演不了主题。

影片名叫做《飞驰人生》。其实无论飞驰还是爬行,人生就是人生。是人生就有终结。

我从《飞驰人生》中感受到的就是终结。通俗来说,就是死。

理想之死,荣誉之死,青春之死,尊严之死,还有最简单明了的,人之死。

张驰曾经五年连冠,意气风发;但一朝失足,再不翻身。这是荣誉之死。

失意后女友背弃,朋友兽散,还摊了一个不知父母的孩子,从此放下头盔拿起炒勺,为了生活苟延。这是青春之死。

为了拉到赞助,放弃赛服上纪念意义的图标,印上赞助商女友的名字。在歌厅里和朋友跳舞卖唱。这是尊严之死。 历尽艰辛筹款改装的跑车,在参赛途中因事故报废,搭档也受伤不能上场,失去比赛资格。这是理想之死。

最痛苦的事并不是一无所有,而是先拥有一切,再一无所有。

张驰就是如此。

所以电影院里大家在笑,我是笑不出来的,眼泪在肚子里流。他们这样是要向张驰谢罪的。(误)

荣誉还没闪光就死了。青春还没盛开就死了。尊严还没坚定就死了,理想还没实现就死了。

这种死法,古人有一个特定的说法,叫赍志而没。

听起来严肃而可怕的一个词。但其实在每个人的人生里都有过那么几次。如果不懂,找一团棉花拼命打一拳,那种力有千钧却无可奈何的感觉,就是赍志而没。

关于最后的结局,张驰的生死如何,大家众说纷纭,导演也不可置否。但我觉得,彩蛋的暗示已经很明确了。人应该是交代了。

为什么?玩过ow的应该一眼就看出来,最后的“heroes never die”是天使大招的梗。

有人说对啊,天使给个大招不就救活了吗?

可是世上有天使吗?

很煞风景的回答,也是很现实的回答。

世上没有天使,跑车不会投个币就变成飞机,一百万出头的跑车也没理由跑得过最尖端的赛车。

如果跑赢了,一定是付出了别的代价,比如生命。

韩寒一向不是童话作家,也没有强行大团圆的习惯。

张驰虽死,但他不是赍志而没。虽然支撑他一直走到最后的那些东西都赍志而没了,但他没有。

他完成了自己的志向,夺回了自己的荣誉,捍卫了自己的尊严。随之而来的,朋友。恋人,无异于第二个青春。

但那些不是他的热爱。如同《英雄本色》里小马哥说的“我不是证明自己比别人强,只是要把失去的夺回来”。

张驰要做的也只是夺回来。夺回来之后再奉献,奉献给他的热爱。

长路奉献给远方。

路已到头了。

他无疾而终。留下了我们,坐在散场的灯光下,拍照留念,一如赍志而没又不得安息的孤魂野鬼,徘徊世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