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镜塘捐赠致徐同柏父子书札

Posted May 5,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更多精彩收藏信息等着你~

钱镜塘(1907~1983),名德鑫,字镜塘,后以字行,号鹃湖渔隐,晚号菊隐老人。20世纪20年代定居上海,从事古书画的鉴藏与经营,终以金石书画鉴藏大家名世。现择友朋徐同柏父子手札六通,释录介绍,略作钩稽,以窥乡贤间交往及其间之关系。

沈铭彝致徐澍札

沈铭彝致徐澍札

瀛洲大兄老襟丈阁下:别来将及一载,徒切溯洄。昨晤桐山,知尊体康强逢吉。惟日上略有小恙,亦不足介意,谅即勿药有喜也。现在文宗业已按临,两公郎姨甥定已入城。课孙之乐,高隐之风,虽三公不易矣。弟神枯境瘁,居然老翁回念昔年与阁下意气飞扬,曾几何时,追忆前尘,顿如隔世。古人所云“游宴之欢,难可再遇”,思之冈然。然十数人中,如阁下与中孚两人俱获全福,则亦角立杰出,大堪张吾军耳。西斋信来,知前承寿庄往吊。兹有谢柬一扣,属为代致。顺问近安,并姨姊夫人阃祉,不一。愚弟沈铭彝顿首,四月卅日。

此札为沈铭彝写给徐同柏之父徐澍的,也提及徐同柏,即札中的“寿庄”。徐澍(1757~1831),字瀛洲,号溪南老翁,长诗歌音韵之学,有《溪南老屋诗钞》。札中竹岑称徐澍为“老襟丈”,说明两人之妻为姐妹,又下有“姨姊”,则可知竹岑之妻为妹。

札中“西斋”当为秀水(今嘉兴)陈光鉴,为乾隆戊子(1768)举人、壬辰(1772)进士,官直隶容城知县、福建平和知县、漳州海防同知,晚岁归田后历主江浙书院、当湖书院山长。其弟陈光銮的次子陈昌,娶沈铭彝长女。陈昌,字似农,字子颖,嘉庆壬申(1812)优贡,癸酉(1813)举人,绩学工文,读书勤苦,呕血不息,惜不永年。

王福田致徐同柏札

王福田致徐同柏札

抱疴岑寂,得足下赐观右军帖,感甚。今谨奉归。弟自月之望腹中疼胀之后,精力毫无寸进,每日食粥不过五六盏,体倦畏风。廿七日略觉身有寒意,昨日并不冒风,寒热交作,自午至戌得汗而解。是以昨日蓬园先生祖载,不能一与执绋之役,心甚怏怏。三小儿回来,知足下昨日初次出门。然久病之后,自宜格外谨慎,况又值冬寒之际。昨日之役,足见渭阳情重,又非常例论也。周莲舫处分书已致之矣。并请籀庄先生安。弟王福田拜手,十一月晦日。

札中“蓬园”,即张灏(1761~1813),字逢原,号蓬园、叔园,例贡生,也是张锡之子,张潮、张淮之弟。周莲舫,即周际唐,字莲舫,县学生,例入国子监生,嘉兴人。后徐同柏之子士燕娶周际唐之女。

王福田札中谓“三小儿回来”,因记载缺乏尚不得而知其子的情况。但王福田有一子名王逢辰是确定的。王逢辰(1802~1870),字玉荫,号芑亭,廪贡生,官候选训导。工诗文,善画兰。又承父志嗜金石,家藏鼎彝古器甚多。著有《槐花吟馆集》《檇李谱》《竹里诗辑》等。

沈铭彝致徐同柏札

沈铭彝致徐同柏札

上月初荷蒙惠问,并叨雅贶,嗣后欲亲自到镇,奉谕而望间,内人渐愈。愚又总病,近来湿热余毒发于两腿,几无完肤,虽未至伤命,可厌孰甚。且不能过虎溪半步,难以买棹,诸祈览原。兹者惊闻珍甥女之变,真咄咄怪事。可惜如此温恭淑慎之质,倏了一生。堂上两大人金瓠之痛,自难遽释,然南华有云“求其故而不得,则命也”,望过庭之余,譬解百端,冀以“一死生,齐得丧”之说处之耳。委题册子,已为着秽,不敢作世俗酬应之语,其颂扬真切处似稍得其实,然尚不知有当于作家否?另纸二张及聚期并缴。又让木处二扇面,祈代致之。顺问近安,馀面悉不一。籀庄老姨甥文侍,铭彝顿首,初五日。

札中的“珍甥女”,即徐同柏之妹,《岁贡士寿臧府君年谱》作“榛”。乾隆四十四年(1779)生,嘉庆二十年(1815)适海盐国学生盛如玉为继室,惜次年即卒,年仅38岁。英华早逝,故竹岑有咄咄怪事的吃惊和可惜悲情的感叹。此札当写于嘉庆二十一年(1816)。

札中又谈及“愚又总病”,《孟庐札记》中自谓“自婴忧患,又痼疾十余载,及病起,年已五十余矣”,时间大约也就到了嘉庆末年。王品莲亦如是说:“君叠遭大故,死亡忧患,触目伤心,又家难陡作,奔走劳瘁,得狂易疾,尽取生平所作诗文,付之一炬,屡濒于死,如是者十余年。迨病起而君亦垂垂老矣。”这些记述反映的时间与此信的时间大致符合,此时沈铭彝的身体确定一直不太好。

钱人杰致徐同柏札

钱人杰致徐同柏札

前到篁里,睹物伤怀,殊少意兴。兹得惠书,欣悉侍奉万安、文祺增鬯为慰。并承齿及微物,□深颜汗。日来天气骤热,槜李想已就熟,意欲重造僧庐一问西施旧爪痕,便中望示一期,即当载酒而来。但舟中不便置备下酒之物,可否札知寺僧就钵中乞食?并索去年诸同人李债,想不厌老饕也。专此走复,并候暑安,不既。籀庄妹倩先生,愚弟杰顿首。阖府安好。诸同人均此。家叔命笔道候。

书札是古人最主要的沟通方式,可表达丰富的情感、言谈各种事情。这六通书札所述多为日常琐屑之事,属友朋之间的叙旧一类,但自然地反映出真实的生活场景,也映出时代的许多侧影,并留下了鲜活的、不可多得的生活和历史片断。札中出现的人物涉及的家族均是嘉兴典型的文化望族,我们可以窥出这些家族间连络有亲,互为姻娅,将张、沈、王、徐诸家族连接起来,形成家族间联姻的文化板块。尤其金石收藏在清代中期受考据之风的影响,在人文荟萃的江南地区成为风尚。

原文作者:葛金根原文来源:《收藏家》2019年1月刊《钱镜塘捐赠致徐同柏父子书札》(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想了解更多收藏信息,欢迎关注【收藏家】百家号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