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超火言情小说:她伸出手 指尖小心翼翼抚摸着它们轮廓!

Posted May 6,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大家好我依旧还是你们的大琴,今天要讲非常精彩的三部小说,说起爱情相比大家也都是深有体会,尤其是青春时期的感情是最真实的,每个故事都是有最好的开头和结尾,而且这些内容令看者也是深有体会,三部超火言情小说:她伸出手 指尖小心翼翼抚摸着它们轮廓!

【书名】:8分钟的温暖

【精彩片段】:正方的气势似乎一下弱了下去,二辩站起来只说了句“我们所指的是有智之勇,他的勇气毋庸置疑”便坐下。众望所归的顾夕夜终于站了起来。颜泽屏住了呼吸,生怕漏听一个字。

“诸葛亮之所以敢坐在城楼上,是因为他已经洞悉了一切,知道自己在司马懿的心目当中是怎样的角色。刚才正方一直在反复强调‘有智之勇’,那么我可以打一个这样的比方,你们的‘有智之勇’是这样的:勇者看到一个出口,于是他便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而智者在狭路中能看见多个出口,他权衡利弊选择了最好的出口、最光明的出口,冲了出去。”

女生语速快气势强,语调抑扬顿挫,连便条都没拿直接即兴发挥,配以一个干脆果断的手势将辩辞收在气氛最佳处。

顾夕夜的漂亮达到了连食堂盛饭的大叔都乐于关照的那种程度。最有特色的是棕色的眼眸,好像在阳光下能折射七彩光线的琉璃,眼角的线条在即将收尾的地方微微上扬,形成被称为丹凤眼的形状。而颜泽的大眼睛是整张脸唯一的亮点,黑色的瞳仁像深远的隧道,无论是谁的目光在周围探一探,都会瞬间被吸引进去,沾染上快乐的情绪。

两人走在一起,同样高挑。但只有颜泽知道真实原因,穿着6厘米左右高跟鞋的自己勉强和穿平底运动鞋的顾夕夜维持在同一高度,那是自己刻意的努力。因此顾夕夜和大多数女生一样穿衬衫配短裙,而颜泽却总是穿男生制服,鞋跟藏在裤管里。但智力上的差距就不是一截鞋跟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在这所市重点高中——现在已经改叫“试验性示范高中”——阳明中学里,奔腾的河流总是将孤芳自赏的优等生和活泼开朗的中差等生们隔绝开来,河面上浮动着浓重的白雾,彼此都怀着鄙夷和好奇。

【书名】:十年一品温如言

【精彩片段】:方低头,就看到圆桌上东倒西歪着几个精致的稻草娃娃。有头发花白翘着胡子威严的爷爷,眉毛弯弯笑眯眯戴着十字挂坠的奶奶,很神气穿着海军服叼着烟卷的爸爸,梳着漂亮发髻的温柔妈妈,眉毛上挑眼睛很大酒窝很深的男孩。这是……温家一家人吗?

阿衡看着那些娃娃憨态可掬,紧张的心情竟奇异地放松了。她伸出手,指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们的轮廓。

思莞选了小路,穿过一条弯弯窄窄的巷子。阿衡低头默默地记录,直至走到街角的出口,望见满眼的忙碌的人群。命运之所以强大,在于它可以站在终点看它为你沿途设下的偶遇惊艳。而那些偶遇,虽然每每令你在心中盛赞它的无可取代,但回首看来,却又是那样自然且理所当然的存在,好像拼图上细微得近乎被忽略的一块,终究存在了才是完整。

阿衡第二次看到喜爱终生的人时,他正坐在街角,混在一群老人中间,低头专心致志地啜着粗瓷碗盛着的豆汁。

在水乡小镇时,阿衡除了弟弟云在,还有许多一起青梅竹马捉鱼戏水长大的玩伴,只是没升到高中,都纷纷离开了家乡,到北方一些繁华的都市寻梦。临行时无一例外,她们抱住她,对她说:“阿衡阿衡,离开你会很舍不得,我们一定要每天都给对方写信。”

可从最初的互通信件至完全失去联络,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光而已。只是为难了阿衡,每日抽出许多时间写信,可却只能对着“查无此人”的一堆退信发愁。

阿衡要上的学校,是初中和高中连在一起的B市名校——西林。在那就读的学生,要么成绩优异,要么有钱,要么有权,三者至少占一项。思莞把阿衡托付给教务处的陈主任,便匆匆离去。听着陈主任话中称赞的语气,思莞想必是各项成绩都极出挑的学生。

【书名】:雾锁长河

【精彩片段】:婉初摇摇头,放下书。抬手摘了他的军帽,拿在手里拍了拍,又理了理型。帽子里有他身上特有的一种淡淡的香。她心里却无比的明白,哪里是军部有事,不过就是他大哥沈伯允故意安排而已。

她的刘海长垂到眼帘上,和卷翘的睫毛交汇在一起,一头鬈发泻在背上。因为带着几分芜杂的心事,头就不自然地半垂着,几缕长发随着低垂的头也溜到了胸前。傅婉初心里正为他恼着,又听得他的取笑,索性把头发从他手里拉了回来,把军帽塞给他。

沈仲凌见她生气了,却又不知道她为什么恼,忙从身后拿了一个暗红色的金线云纹锦盒出来,递给她,温声道:“给你的。前阵子督军往胶州去了一趟,得了外务省些好东西,这不,我给你讨了一个来。”婉初接过锦盒打开,一把精致的扇子,细白的白玉扇骨,套了金边织锦扇面。轻轻一扇,竟然不是檀香。婉初把它放到鼻边嗅了嗅:“这是……槐花香?真是少见。”

沈仲凌虽然不十分明白她的心理,但似乎也有些感觉。只想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心里早就笃定她,但又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是为守约,还是真的心有所属?两个人只好这样君心我心、我心君心的两两痴缠的各自心头一片迷离。

第二天用早饭的时候就看着沈老爷子面色不好。近两年沈老爷子身体越来越差,面色自然是差的,但今天面色尤其不好。向来话多的大少奶奶绣文也闷头不语,沈伯允更是连早饭都没吃,早早地去了军部。沈仲凌只好匆匆喝了碗粥也随他去了。

傅婉初心里这才安定些,想着沈老爷子还是个重信守诺的人。怕是老爷子也知道了沈伯允昨日所为的打算,这才如此冷面对着这个儿子。

早饭刚过,听差的送了一个帖子来,说是荣家大小姐正月十五做寿,府里请了申长玉申老板和祝云飞祝老板唱戏,请沈府里女眷都去听戏,也算过个元宵。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