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 王兴: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很难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编者按】大家新年好啊!不知道大家在假期期间是被安排相亲,还是休养生息,还是像小编一样坚持值班工作呢。不过不得不说,现在越来越没年味了,在家胡吃海塞还不如醉心工作。过年期间科技大佬们也大多没闲着,也发表了不少精彩的观点,下面就给大家总结一下。盖饭科技与百度APP科技频道独家内容合作,每日记录大佬言论,供大家翻阅查询,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兴: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很难

2月4日除夕,美团网王兴发布内部信,做出了新一年的展望,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新时代更需要耐力型长跑选手,美团则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看得更长远,放远到未来的五年、十年甚至更长。

王兴认为,失败的公司往往是基本功没做好,他表示:“从商业历史来看,绝大多数公司的失败不在于没掌握高难度动作,而是基本功出了问题。基本功就是业务和管理的基本动作,把基本功扎实练好,就能产生巨大价值。如果把我们的业务不断进行动作拆解,就会发现最后都是由各项基本功组成的。在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都很难。”

点评:经济大环境不好,网民也被教育的差不多了,互联网企业有钱就能搞定一切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切都应该回归商业的本质。但是王兴所说的基本功是什么呢,人才?专业技能?技术?其实员工也不用考虑太多,老板提出方向,我们踏实做事就好了。

李小加:2019年是一个不确定动荡年

2月8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首个交易日称,2019年是一个充满不确定和动荡的年份,不过坏的消息和坏的市场都已经发生了,市场价格也充分体现了这些坏消息,目前改革和开放都在加速,未来还是会有不错的发展。

李小加称,港交所的三年战略规划会在2月底出来,到时候会有清晰的交代和路线图。

点评:都说2018年是过去五年以来最坏的一年,也是未来五年最好的一年,不过整体发展方向肯定是向好的,只是如何才能安全挺过艰苦的时期才是最大的挑战。

李想:人因为痛苦而改变,人因为受益而坚持

2月10日,车和家创始人兼CEO李想在微博上回应几年前离开汽车之家的传闻,称“很多人认为我是被赶出汽车之家的,并反复以此攻击我,这个污点我不背。”

随后他又发文回顾了创业20年的感悟,表示:“每一次楼层的提升都是巨大的痛苦或意外的灾难带来的,但是我没有退路。当我爬上更高的楼层以后,才发现之前楼层那些让我痛不欲生的问题竟然如此简单,甚至毫无意义,自己是庸人自扰。让一层痛苦不堪甚至感觉灾难的问题,在三四层看到的重要程度是完全不同的。并非你的管理者和领导是瞎子,对问题视而不见,他们看得其实比你更清楚和全面,只是那些问题根本就不是关键所在。人因为痛苦而改变,人因为受益而坚持。我们的真实的实力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强,提高认知的楼层是我人生中最关键的收获。”

点评:李想可谓是白手起家的代表,在那个还算纯洁的互联网时代,他没有学历、没有关系、没有金主爸爸,就靠自己的一腔热血打造了泡泡网和汽车之家,他的创业感悟可能真是一个坑一个坑踩出来的。相比于现在浮躁的创业环境,那个年代真是互联网最美好的时期。

李彦宏: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

2月11日,百度CEO李彦宏接受新京报采访,回顾了他创立百度18年的心路历程,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警惕,保持战斗力。

李彦宏表示:“移动互联网刚刚到来的时候,我们也感受到了一些冲击,觉得有点脚跟不稳,当时百度上下也都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始终告诉我的员工“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我们始终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警惕,保持战斗力,才能够在市场上生存下来。随着AI时代的到来,越是重视并擅长技术的公司,就越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百度就是一家有着技术基因的科技公司,于是我们有了新的机遇去在AI领域谋求更长远的发展,但是这种始终保持警惕、追求创新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因为时代发展的速度这么快,对任何企业来说,不创新就意味着后退。”

点评:百度都在时刻警惕着有破产的一天,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姜昆当中国曲协主席,真的一无是处吗,其实是功高志伟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娱乐允许观众分享他人的生活,因而能够激发观众、教育观众,并促发观众进行想象和思考,更重要的是,激活观众的认同感,在娱乐中放松精神

本文由胡巴聊娱乐独家发布,欢迎小伙伴们前来阅读小编希望,自媒体账号运营者要珍惜好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积极的传播正能量我们都知道很多人喜欢黑姜昆,很多人喜欢郭德纲然后就喜欢黑姜昆,但是姜昆真的一无是处吗。面对很多人黑姜昆,越是在这种时候,越需要独立思考能力,不要人云亦云,客观的思考一下过去、现在和将来。诚然,姜昆在成为曲协领导以后针对相声没有做什么有益的事,更多是在瞎胡闹。姜昆当中国曲协主席,真的一无是处吗,其实是功高志伟

比如提议取消小剧场、相声网络化、提倡相声的创新并身体力行的演绎了所谓街舞相声等等事,体现了他对于相声的了解真的比较浅薄,基本功欠缺。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我相信他作为曲协领导是真心想把相声搞好的,但是真的能力不济,所以这些年做了很多努力。

虽然在在推动主流相声事业发展方面基本一事无成,主流相声现在基本上已到了穷途末路。也是在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姜昆的不作为才衬托了郭德纲的成功,姜昆主席这些年对相声艺术的贡献还是蛮大的。除了高举反三俗的大旗,与三俗相声做坚决的斗争之外,还挖掘了很多相声新人,壮大了主流相声界的队伍。

姜昆主席还通过各个渠道,积极的为郭德纲做宣传,力捧郭德纲。如果说,是郭德纲挽救了相声艺术,我们不能因为,姜昆主席总批评郭德纲,就认为他总是打压郭德纲。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如果姜昆主席,心里没有郭德纲,那么他会在不同地点、不同场合,公开指名道姓的谈到郭德纲吗?

其实姜昆在无形之中也提升了郭德纲的知名度,如果没有姜昆主席十几年如一日,这么不遗余力的宣传郭德纲,郭德纲能有今天在文艺界如日中天的地位吗?姜昆主席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爱护郭德纲吗?我们在称赞郭德纲挽救相声艺术的时候,难道不应该为姜昆主席这样的幕后功臣点赞吗?

2006年以著名相声演员,著名表演艺术家姜昆、李金斗为首的一些相声前辈,针对相声行业一些杂乱现象,提出“反三俗”的要求,实话实说当时郭德纲确实做得不是很好,他的相声有大量的荤段子,也正是因为这些荤段子才让郭德纲开始变得红火。

当然那个时候小编也是因为这些荤段子开始喜欢郭德纲的,但是那些东西真的是东西吗,我觉得不是,我们在春晚的时候看到的岳云鹏的相声才是正经八百的好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没有人看,这就是相声现在最大的困境,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待姜昆的,谢谢各位在评论下方留言,谢谢各位的支持。小编希望,自媒体账号运营者不造谣,不传谣,不散布不良信息,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坚守法律道德,严格行为自律编辑:胡巴聊娱乐/审稿:小波,本文章为百家号作者独家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孟良崮战役中,华野一纵歼敌不是最多,为何第一功非他们莫属?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1947年的孟良崮战役最关键的一着,华东野战军就是要把连接在一起的敌整74师和整25师分开,然后包围整74师,进行单独全歼。

如何把这两个整编师分开呢?

只能插入两个师的结合部,然后往两边打,强行把他们隔开。

这个事关全局的重任,交给了华野头号王牌——第一纵队。

5月12日黄昏,战役一打响,华野一纵立即往敌整74师与整25师结合部撕口子,由独立师、2师沿敌整74师、整25师结合部向敌军纵深勇猛穿插,3师随后进行巩固。

张灵甫察觉情况有变,立即下令部属收缩兵力,向孟良崮开进。由于敌我两军过于靠近,敌军在山岗上移动,解放军在山坡下疾进,脚步声、马蹄声相闻。

华野知道对方是敌整74师,整74师却以为他们是友邻整25师。

夜色昏暗,敌军不吆喝口令,也不打枪,解放军也不吭声,各走各的。

突然,2师的部队被敌人发现了。只有师长刘飞带着6团插进了结合部,其余部队在后面受阻。一纵司令员叶飞接到报告,大为恼火,对刘飞大声吼道:“这是死命令!不理敌人,继续前进!不按时到达指定位置的,军法从事!”

军令如山倒,全军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独立师师长方升普和1团团长兼政委王诚汉亲率第1团的前卫五个连,跑步前进,走在最前面。

紧随独立师之后的就是2师6团。

天亮时,他们终于插到了黑水河畔。浓雾渐去。6团带着骑兵班走在前列的,是团长戴克林和团政委何振声。他们看见山上黄腊腊一大片,仔细再看,原来都是敌人。

“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敌人发话查问。

戴克林传令:“不要理睬,加快前进。”

敌人越喊越凶,战士们越跑越快。

最后,6团终于有人答话了:“听不清,过河来谈!”

敌人真的过河来了,来了十几个人。

在暗淡的晨曦下,当他们看清不是自己人时,立马吓得尖声怪叫:

“共军来了,共军来了!”

十几人拔脚就跑。

这时,解放军的轻机枪响了。

等到敌人完全明白过来时,6团已经迅速地强行通过敌人的封锁区。结果,独立师和2师一夜穿插40华里,至5月14日拂晓,一举切断了敌74师和整25师之间的联系,3师迅速进占一系列要地,构筑工事。独立师和2师再往两边一打,张灵甫且战且退,与整25师越来越远。

敌人的“结合部”不再结合。

张灵甫的整编74师终于被华野成功分隔开来,成为了一支孤军。华野大军由此成功地完成了对整编74师的分割任务,完成了整个战略中最关键的一步棋。

以后,张灵甫不得不率部上了孟良崮,被华野围歼。整25师虽然离他们最近,但是解放军在他们与整74师之间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无论如何,都打不过去,只能眼看着整74师一步步被全歼,走向死亡。

战后,粟裕说:“孟良崮战役中,一纵虽然歼敌人数不如友军,但是第一功,非他们莫属!”

别丧了,那些都不是爱情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现在什么东西都能被称为爱情,我对现在的爱情感到疑惑。还没认识多久就能喊老公老婆,什么暧昧上头的那一刻像极了爱情,什么渣男渣女等等。现在的爱情都这么让人丧吗?今天小编就来谈谈对爱情的理解。

1.爱情是羞涩的

老舍说过:"从前没有胭脂,女子的脸只为情郎而红。“对啊在爱情中,一个女孩的脸红足以代表了一切。我有一个朋友,他跟我讲了关于他和她女朋友之间的事。当他讲到,他教她叫老公时我愣住了,就详细的问了一下。他说,她第一次叫他老公时,哼哼唧唧,断断续续,说了好一会才把老公这简单的两个字说了出来。好似这两个字就是生僻字一样。然后,她对他说了一句,我现在脸很烫。听到这,我相信没有人会怀疑她一定很喜欢他这件事吧。反观现在的有些人,见面不久就能喊老公,可能是久经沙场了吧,抑或已经习惯了吧。我想这样的感情不会长久的,对吧。

2.爱情是细水流长的

之前看到一个研究生的爱情,刚开始很平淡,后来爱情真正的样子才开始浮现。他开始对她越来越好,他说了一句,大概是,会一直对她好,80岁到达顶峰,81岁去世。这才是爱情。没有一开始的甜言蜜语,没有一开始的各种秀恩爱。却有一颗永远不变的心。而不像有些感情一开始轰轰烈烈,但是当那份激情过了之后,就会发现那个他不那么迷人了。所以细水流长的相处才适合爱情。

总之爱情不是你一言我一语的秒回,而是那种即使有段时间都不回都不会怀疑的那种心定。

该文章转载自:有基zz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李雪琴和她的“丧”:90后的“人间不值得”,你懂吗?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最近,抖音上有个姑娘,李雪琴火了。

打开手机,能看见她站在清华大学校门前,用东北话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吴亦凡在微博里指名道姓@了她,这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她瞬间拥有了300万粉丝。

在旁人看来,这个20多岁的姑娘,年纪轻轻就获得了社交媒体时代的巨大红利,有名,有利。可她在接受时尚杂志《GQ》专访时说,自己很痛苦,很多次割腕,想要自杀。

“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李雪琴说。这句话不禁让人想起另一个人:李诞,他的名言“人间不值得”被文艺青年们奉为箴言,当做人生信条,成为一句网络梗而存在。李诞本人也跃升为90后的精神偶像。

无论认同与否,你不得不承认李诞和李雪琴背后是一大群当今时代的年轻人:他们对一切都抱有无所谓的态度,反感宏大叙事,比如理想、梦想、崇高等;另一方面,他们衣食无忧,有些甚至相当富有,却对现实感到彷徨犹豫,对一切怀抱讽刺、虚无、嘲讽的态度,甚至想要去死。

李雪琴

觉醒的自我意识

这样的“90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对于李雪琴,朋友圈里的一位著名人物报道记者就评论:李雪琴没有报道价值,更有报道价值的是这个时代;和李雪琴同为网红的高晓松,199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身为“60后”,他的观念和李雪琴完全不同:李雪琴说,清华北大怎么地了呢,咋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呀?我每天就盼着下班,完了赶紧跑。北大的为啥就不能做个废物呢?高晓松却说,名校是国之重器,不是找工作的职业培训所。

随着90后的长大,“丧文化”“垮掉的一代”……原先贴在80后身上的标签,又贴在了新一群人身上。正如王小波所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当80后被生活锤得服服帖帖,迈向而立之年后,他们又拿同样保守的目光投向了90后:在他们看来,这些整天喊丧的年轻人,在生活中丧失了目标和希望,像行尸走肉一样无动于衷地活下去。这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懦弱。

这些人为何看不懂李雪琴的“痛苦”?其本质是对痛苦的概念,以及对自我的认知不同。对物质生活较为丰裕的90后而言,痛苦这一概念,早就不在于衣食住行,而在于对更高生命价值的理解。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说,现代人有太多的希望,虽然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但不能得到它。他们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追求目标,而问题是,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目标是否真的是他们想要的。

“在学校里,他们想要好分数,到社会上,他们要事业成功,赚大钱,有声望,买更好的汽车,到各地观光。但是,如果他们能在这些疯狂的活动中想想,假如我真的获取了这份新工作,有了好汽车,能到处旅行——以后又怎么样呢?做到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当我达到了这个目标,是否会使我困惑?”

60后、70后花了一生去追求这些目标,而不少90后在出生时就已经拥有,因此,他们更早地面临了困惑:什么是我?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李雪琴说,即便在北大,也都是普通人:天天看着那点GPA、谈恋爱、搞很傻乐呵的那种社团、保研、出国之类的事情。至于保研、出国是为了啥?想清楚的人也不是很多。她已经察觉到内心自我的萌芽,她觉得这些不是她想要的,可她想要的是什么?

曾几何时,我们都坚信遵从一条固定道路就能通往人生的光明大道,但现实却不是如此。

许知远和李诞(右)

本质是对尚未获得社会话语权的痛苦

90后虽然在物质上是丰裕的,但是社会已经在逐渐成形,难以真正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阶层固化的现实,因此在长期的跋涉后,发觉自己丧失了人生的存在价值。

更重要的是,90后的“丧”和“痛苦”,本质是对尚未获得社会话语权的痛苦。以知识分子界为例,当今社会的主导力量,仍旧是许知远所代表的传统知识分子,充满情怀,对国家怀有深刻的感知。李诞的崛起,让文艺青年们看到90后的力量,但他仍旧作为弱者,被长辈评头论足,和消费,他没能掌握行业的话筒和主导权力。崛起的自我意识,对重新定义社会游戏规则的渴望,才是90后“痛苦”的核心原因。而未来的社会将由80后、90后主导,新旧的变更,力量的交替,将成为未来社会最有趣的事情。

笔者是一位1994年出生的90后,在我看来,“丧”是这一代90后年轻人的主流文化,但是谁年轻时不是丧过来的?无论是60后、70后还是80后,都曾经感受到过无比的绝望。对于这样的痛苦,无需质疑,无需挑战。90后的“人间不值得”,本质也是对自我迷茫彷徨的简化,对“不愿意往深处去说”的省略。最近,“锦鲤杨超越”在朋友圈刷屏,有多少年轻人,虔诚地以为转发锦鲤就能心想事成,就能“幸福从天而降”?未必。他们可能只是想用嬉笑怒骂,略过人生中不可言说的痛苦,努力用“开心点”来化解内心的苦涩和抑郁。

如何理解90后的痛苦?其实,这个命题根本不存在。这不是李雪琴的痛苦,也不是一代人的痛苦,正如《麦田里的守望者》里的霍尔顿,年轻人的痛苦,是世界永恒的命题,也是青春令人难忘的魅力。

与其试图理解,不如给一个拥抱。化解虚无和叛逆的,从不是高高在上的斥责,而是无条件、无差别的爱——哪怕完全不同,我们依旧深爱彼此。

感觉很“丧”时,该怎么办?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丧”文化成了一种潮流。李诞说“开心点朋友,人间不值得”,被很多人视为经典,因为直戳心窝。换言之,别跟我谈理想,我的理想只是回家躺着。外面的世界几多风雨,我都不想再过问,只想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为什么在与生活风雨的搏击中,突然就不想努力了?

或许你也不曾料想到,有一天,那个斗志昂扬、激情澎湃的你,突然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蔫了。

曾经的你,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收获心向往之的累累硕果。于是,你的所有付出,你倾注的所有心血,你落下的每一滴汗水,都让你觉得很兴奋,很值得。你觉得,就算现在苦一点,累一点,可是想想未来的某一刻,就好似都有了回报,就好比在暗夜里穿梭的人看见了一道曙光,足以让你踯躅前行,不言放弃。

可是,如果,某一天,你突然不想努力了,怎么办?

导火线可能只是很小的一件事。一场突如其来的出差,不管你情愿与否,都被告知必须要去,它无情地打乱了你的计划,让你身心俱疲,造成了你莫大的困扰。一次莫名其妙的争吵,本来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有人就是故意找茬,让战火升级。一次让人不爽的活动,明明你付出了劳动,可有人故意视而不见,有人只顾自己的利益,罔顾你的辛勤劳动,把你排除在外,可上司却装聋作哑,你满腔委屈无人倾诉。一次又一次失败,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到再爬起来,终于有一天,你不想爬起来了,觉得趴在地上也很舒服,很多人都趴在地上啊,为什么我非得跟自己过不去,非得做人群中最清醒的那一个,非得做人群中最不屈不挠的那一个?我也想休息,我也不想奋斗,我也不想做打不死的小强,我其实不坚强,我其实很懦弱,我也只想做个浑浑噩噩的普通人,嘻嘻哈哈稀里糊涂地过完这一生。

你一定会有这样疲惫的时刻。职场中的蝇营狗苟让你心力交瘁,心生厌倦。人际关系的复杂和勾心斗角,让你不再寄望于身边的人。学业上的阻碍让你觉得有心无力,曾经的豪言壮语全都付之一炬。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又该往何处去?

向往山水间的逍遥自在,希望过上一棹春风一叶舟,万顷波中得自由的日子,可偏偏被迫纠缠在红尘俗世中,跟一帮子看自己不怎么顺眼自己看他们也没多顺眼的人打交道,每天还要对着一堆乌七八糟的事情,着实是烦人得紧。

放弃,是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啊。可却是像一道隔离门,能够把所有的烦恼不安焦虑都隔绝在门的另一面。更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足以斩断万千烦恼丝,让自己心无挂碍,自由自在。

可是,毕竟是不甘心啊。

努力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久,一直在拼命攀登的高山,怎么能爬到半山腰,眼看着距离顶峰越来越近,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就这样栽倒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日子里呢?

不甘心啊,曾经选择了的路,就算再多荆棘,也想要一直走下去。

曾经以为那些很光鲜的人,肯定是活得很滋润。没想到走近一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一位企业家是海归博士,他讲述创业之初四处求援遭人冷遇的经历时,语调平淡,却也饱含沧桑。一个很有名的歌手曾经说,我觉得人生真的是太苦了,充满了苦涩。听了真的很令人惊讶,凡俗如你我还在为生计奔波,为每个月几块钱斤斤计较时,像他们这种想买啥买啥花钱如流水的人居然会说人生苦,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人生路上,没有谁比谁更容易之说。可能每个人要答的考卷不一样,可是没有一份是简单的。

可以沉淀,可以自省,可以偶尔做做那些平时无暇做的事情,陶冶一下情操。弦别绷得太紧了,想法也别太功利了。自己要做的事情,自己要走的路,是可以微笑着做,微笑着走的。三毛说,过程即结局。所以,别太看重结果,只要一直走下去,沿途的风景也是很美的。

这世界,嘈杂得很,可总得有人,静下心来,做点儿自己喜欢的事。不是所有人在读完厚黑学、成功学之后就能被洗脑成为一代宗师,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一夕之间成名,一夜之间暴富。做好你自己,努力的时候有着想要成为的样子,不想努力的时候做个自己喜欢的样子,就够了。

该文章转载自:一级毛卡片不收费的在线观

想要丧,太简单了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丧太简单了

顶着一切依旧热爱生活才是真的酷

你应该明白,在艰难时刻所能依靠的

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人

对喜欢的人失望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是变得对他越来越有礼貌吧

人啊,总喜欢一些让自己受伤的东西

多少喜欢

终究还是成为了心酸和遗憾

时间是个无赖,总喜欢毁掉期待

长时间单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一旦你感受到了那份平静

你就再也不想应付别人了

你可以尝试一下,

放弃一个爱了很久却爱而不得的人是多么轻松。

我可以认真地告诉你,只有短暂的痛苦,

你在暖暖的被窝里做这个美梦,无论多么不想起床,

忍着十几秒的冰冷穿上衣服,好像也不过如此。

外面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你终会遇见更好的人。

到目前为止

你已经从你所有认为不会过去的事情中幸存了下来

那些嘴里喊着丧的人往往最拼命

Posted April 19,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是的,当下的90后、95后很多都成了低头族;过年走亲访友也会自动选择躺尸区和开黑区。可能在长辈眼里,他们还是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遇到难题本能逃避,不顾后果,可是事实是这样吗?你只看到他们卸下工作服颓废的样子,却不知道他们认真工作的模样有多可爱。殊不知,那些嘴里天天喊着丧的人往往最拼命。

毕业之前,他们都还是涉世不深的孩子,步入社会以后,经历了面试、人际相处、被领导坑、被同事坑、工资低等无处发泄的难题后,他们也开始有了自己的世界观。大都市里充斥着熬夜、加班、通宵、消遣、疯狂和孤独——

一边默默清理梳子上大把大把的掉发,一边含着维生素告诫自己今晚一定早睡;

一边赶着一大早给老板交方案,一边拿着豆浆油条狼吞虎咽;

一边梳着精致的大背头参加公司高层年会,一边厕所里倒腾着不小心撑破的衬衣纽扣;

一边刚收到工资只够还花呗,一边刷着信用卡给父母买了新年衣服说是发的年终奖。

……

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憧憬,依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依然穿着看起来体面的衣服,勇往直前。

都市节奏越来越快,大多数人透支着自己的青春去做些可能会实现的梦,他们选择自嘲,接受大众对自己的标签而无所畏惧,其实他们比谁都懂,比谁都明白自己需要什么,需要做什么梦,梦能不能实现。

庆幸的是,尽管被社会和生活打压得只剩下「丧」,他们依然没有停止过继续生活的脚步。

该文章转载自:爱福利视频网广场一区二区